Dev.wawa

看到那个榴莲头了吗
那是我男人

搞个自设玩玩
诶嘿!

描了个平哥的爆豪!!
我爱他!!
平哥真的好厉害!!
我感觉我一上色就废了!!
原图在p4!!
爆豪真的帅死了啊啊啊啊啊!!

【胜出糖!】
爆豪:废久过来!
绿谷:诶诶……怎么了小胜?是有什么问题要和我一起讨论吗?那真是太好啦毕竟以前……唔!!呜呜呜?!
众人:谁告诉你们放学了就可以虐狗了?!
爆豪笑了😏:我!
众人:……是……是……

这个壁纸搞了好久终于搞好了!
第一次改图瑕疵很多请大家包容!
随意看看就好啦不必较真!
素材应该是平哥的第四季海报吧……
前面的两三张是我改的壁纸!
后面的三张是原图!
最后!
胜出真的很好吃!
谢谢看完我乱扯一通的小可爱!
耐你们!💛💚💛💚

我有点开心又非常难过?
哭笑不得于是吐了出来
🤢
太太太6666了

蒼崎ジオン:

《自大狂》01

写在前面:
原著职英,对话流,白开水
BE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不长,但是能力有限画得很慢,随缘更新,无聊了来看看就行
特别鸣谢资深黄绿学家皮总,探讨原作的时候受到她很多观点的启发,我才完善了对这篇故事的构想

*另外因为想在推上更,所以如果有愿意翻嵌英语或者日语的太太我会非常感谢! (不然我就只能放中文了…实在没有精力搞双语

【胜出豪车!】求婚大作战后续!

*求婚大作战后续

*是车!

*神奇的香槟runhua预警(什么神奇的预警!)

【胜出!】求婚大作战(前文)

由于是车车番外所以必须走外链啦!


胜出香槟车车车


鈤刚刚有个小可爱说翻车了


那我再搞个链接

 

  https://m.weibo.cn/5861413454/4291448113302060这个是微博链接



 


啊在这里特别感谢几个小可爱

一直催我更车

是ta们给了我开车的动力!(闭嘴吧就是你想开)

@軟番茄 @皕縌 @winter dumplings 

希望这些小可爱喜欢我写的第一次bl车

耐你们哟!

【胜出糖!】求婚大作战!

我醉了
我一个社会色情写手
还什么都没干呢
就被屏蔽了?!
好的吧
我输了
外链走起吧
点进来看米多利亚少年反攻失败的求婚大作战!
感觉会写车玩玩
哈哈哈哈哈我就是个傻子天天立flag

【胜出!!】
茶茶:最近出久君的脸一直很红欸,是生病了吗?🤔【担忧】
小梅雨:大概是小爆豪的注视吧。Kerukeru
茶茶:😯😮😲😲男人间的羁绊!
[胜出好甜啊啊啊啊]
不要在意左上角的网易云哈哈哈哈哈 ​​​

【伪装成刀的糖】有后续有车

#真的是糖(信我吧信我吧
#这个号估计是开车号
#我要开车!
#我要进行脖子以下部分的描写!
正文开始!💛💚💛💚

好刺眼。
绿谷出久窝在偌大的宴会厅的角落里,端着杯香槟心不在焉的小口喝着。
灯光好刺眼。他执拗的这样想。
但是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说着:“不是的!明明是小胜太刺眼了!”
不是的……
“你就是觉得小胜跟那个女的不配!”
不是这样的……
“你就是不愿意接受现实!”
不……
“小胜有女朋友了!”
什么东西崩塌了,绿谷敏感的感觉到了。
“你还是喜欢小胜的吧!”
“砰!”一把捏碎了香槟酒杯细细的脖子,玻璃渣扎了他一手,血渐渐的涌了出来,但是在酒精的刺激下以及omega发情期对痛觉极其不敏感的buff下,他感觉不到痛。好烦啊……还是忘不了他啊……算了,怎么可能忘得了啊……
绿谷顺手扔了曾经是个酒杯的碎玻璃,手上的血也没擦,就这样走了出去。记者们好像刚刚才看到他一样,离开了爆豪和那个一线alpha女明星,拥到了绿谷身边。“木偶先生,请问您对爆心地先生的恋情作何感想?”“听说您和爆心地先生曾经是恋人,是真的吗?”“木偶先生……”场面一片嘈杂,绿谷觉得有点恶心。
爆豪胜己见没有人再盯着他看,便一把把手臂从身边的浓妆艳抹的女人手中抽了出来。“啊,小胜~我们,去楼上的酒店吧……”那女人娇滴滴的靠到了爆豪的怀里,胸前的两团若有若无的蹭着爆豪的胸膛,赤果果的诱惑。爆豪被“小胜”两个字猛的定住了,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一把擒住了那女人的脖子:“小胜也他妈是你叫的?”狠狠的掐着那女人的脖子,一把把她甩到了旁边的楼梯间里,“恶心死了!”“爆豪胜己!”那女人惊恐而又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吗?!”呵呵,蠢女人,比废久那个垃圾还蠢。“少他妈恶心老子了,还女朋友?”爆豪冷冷的笑着,“你不知道老子是弯的??”
“砰!”狠狠地甩掉了楼梯间的门,爆豪恶趣味的盯着那个被记者们围着的小身影,玩味的想着:废久他应该在发情期内吧?老子倒要见识见识,废久这家伙能忍多久😏……
大门口,绿谷仍然被记者们簇拥着。他忍着恶心,拼命抑制着信息素的释放,勉勉强强的应付着记者们针锋相对的问题……“啪嗒!”一滴汗珠顺着他的下巴滴到了地上。完蛋玩意儿,站不住了……绿谷无奈地想着,一边不着痕迹的靠着墙,一边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疯狂的记者们放他一马,还有,小胜千万不要过来啊啊啊!刚刚睁开眼睛,就发现面前伫立着一个高高的身影。神tm托欧尔麦特的福,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绿谷狠狠的一口咬住了自己的牙,宁死不屈!他绿谷出久就算咬碎了这一口银牙也不会跟小胜搭话的!
……
“啊哈哈这不是爆心地先生吗……”
SHIT!!!!!!!!!!
然而爆豪并没有理睬绿谷,仍然是一步一步缓缓的走过来,慢的像是猎豹捕猎时一样警惕却又自负的要死,爆豪和绿谷都知道,绿谷踏进这座酒店的那一刻起,他就输了,满盘皆输。
爆豪比绿谷高出来一个半头,轻轻松松的将他笼罩在了一片阴影中。暗沉的血色眸子与阴郁的脸色让绿谷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然而最大的敌人果然还是来自爆豪身上浓郁汹涌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气息,好闻的芦荟香气在爆豪身上竟也像炸药一样,一点一点摧毁着绿谷最后的防线,他被薰的昏昏沉沉,晕乎乎地晃来晃去。
面前的人微启薄唇,缓缓开了口:“那么木偶先生,请问,你对我的恋情有什么看法吗?”如果爆豪就这样结束的话绿谷觉得他还能应对,但是爆豪就是不让他好受,带着点诱惑,挑衅与轻蔑的意味,他俯身到绿谷耳边,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嗯?”
带着自负,嘲讽,诱惑的一个“嗯”字,合着爆豪口中的酒气与浓浓进攻气息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轻飘飘的落在了绿谷的耳垂上。
绿谷果然站不住了。
他的耳朵腾的一下红了。
“早……早生贵子!”一把推开爆豪,绿谷用最后的一点点力气冲进了楼梯间。
“哈啊……”绿谷一口气跑到了三楼,喘着粗气,靠着房间门一点一点的滑了下来……
要死了……他自己都能清晰的闻到自己腺体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气味,他从来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反正挺罕见的,绿谷觉得自己就要摊下去了,而且显然作为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在这里手无缚鸡之力的摊着,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找艹啊……
完蛋了……绿谷闭上了眼睛。

这个太太是天使叭
天使叭
天使!
我爱这位太太!

格瓦拉:

      很难说我今天看完这一话是什么心情,对于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来说,十六年的时光,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所谓“幼驯染失格”或“非常规青梅竹马”,这一话让我再次深深地感受到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小胜和deku,两人虽然关系不好,“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却从来没对彼此说过心里话”,但这十六年的时光带给了两人真切实在的影响,那就是两人区别于其他人是有一个清晰的“我们”和“其他”的界限的。爆豪胜己总是会在绿谷出久面前肆无忌惮毫不顾忌地展现自己最糟糕最恶劣的一面,毫不掩饰毫无遮掩地肆意在绿谷出久身上发泄自己的情绪,绿谷出久对这一点虽朦朦胧胧,却也能明白“能承受这一切的,只有我了”。
      爆豪胜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在偶像来宽慰他都会在偶像面前说“放开我,我走不动路了”的人,是一个连愧疚对象出现在他面前安慰他他都会因为强烈的自尊和骄傲将其推开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毫不掩饰地在绿谷出久面前说出“我害欧鲁迈特终结了英雄生涯”。他是个看似情绪外露,实际上会把深层情绪掩盖在粗暴话语和凶狠行为的人,但他在绿谷出久面前却从不掩盖这一点,他仅有几次的眼泪全都是在绿谷出久面前,他的不甘,他的愧疚,他压抑的感情,因为他的自尊和骄傲,他甚至无法对欧鲁迈特说出口,绿谷出久是他唯一的发泄口。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情节就是后期老虎对他说当初没能保护你很抱歉,他的态度是很抗拒也很“混蛋”的,仿佛只觉得自己被掳走丢人。短毛猫在救援中失去个性,爆豪胜己是否也会将这份责任也归于自己?他面对同组合成员是否也会想起自己的愧疚和不甘?这一直都是我在不断思索的点,爆豪胜己拒绝让他人看到自己“弱势”的一面,在他的概念里这份愧疚和不甘被人所察代表着屈辱,他宁可别人觉得他混蛋,也不想别人觉得他可怜,可他偏偏会在绿谷出久面前卸下所有自尊,把一个最本真最坦诚的自己肆无忌惮地发泄给对方。绿谷出久在这段关系中实际上是很钝感的,可他近乎本能一样就接纳了爆豪胜己的全部,因为这十六年来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


      而绿谷出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别人担心他的时候先想着担心别人会顾虑他的人,饭田和轰察觉到他情绪有异,他的反应是“英雄不哭”,青山去宽慰他,他对此很感激,选择是回应这份心情,自身却没有得到什么宽慰(而且看青山的表情明显是察觉到这一点了啊),但爆豪胜己一句别扭的一句“有没有进步一点”,他的回答却是没有遮掩的,坦诚而有些失落的一句“完全没有”。在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没有“遮掩”这一个字样,就像在故事剧情的一开始因为爆豪的被欺骗的愤怒就将OFA的事情透露出一点的绿谷,在他们两人的概念里,似乎没有什么需要向对方掩盖的,因为十六年的时光里,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向对方掩盖过什么。那些眼泪,那些委屈,那些失落,那些不甘,他人不曾踏足也不曾知晓的一切,他全都知道,他也全都知道。
      眼泪屈辱吗?不甘屈辱吗?可是在对方面前就没关系,你见过我打走高年级恶霸掉眼泪的样子,也见过我拿一张闪卡就能欢呼雀跃的时候,再丢脸的样子你也见过,我有什么可在你面前掩盖的?
      我即使说再多的“我没事”你也不会信,因为你知道我最不堪的时候,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没用,我在你眼里永远都是那个“Deku”而不是“DEKU”,你知晓我的过往,就掌握了我的现在,在你面前说一句“完全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在看61话的开始我其实是很诧异的,小信的声线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看漫画是想象的是愤怒于自己不甘于自己的声线,在我概念里他的不甘与沮丧应该会被愤怒和自尊的外壳包裹,他真实的情绪应该是第二层的。可是听的时候觉得这份情绪太外露了,愧疚和不甘让人觉得都要溢出来一样,可在后面欧鲁迈特出现时他的声线就变了,是我一开始想象中的那种声线,包裹在自尊与骄傲外壳里的声音。而后我就意识到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面前是完全不加掩盖任何情绪的,什么自尊什么骄傲,他在绿谷面前全都不要,那个最真实的自己,那个为偶像的陨落而把不必要的责任强加给自己并因此愧疚不甘的少年,那个爆豪胜己,就只在绿谷出久面前展露,再没有另一个。
      千言万语一句话,KTDK是真的